肿瘤靶向药有效或无效时 患者怎么做

 医学科学     |      2019-12-01 07:10

肿瘤靶向药与放化疗不同,它直接作用于癌细胞不损伤正常细胞的一种肿瘤治疗方法,现在全球轰轰烈烈的“精准治疗”,就是基于靶向治疗而来的。通常靶向药用药后有两种结果:有效和无效,其中无效分为一直无效和耐药后无效。一、当靶向药物有效时如果靶向治疗是有效的,那么恭喜的,就在这条道路上坚定勇敢的走下去吧。但是也要注意一下几点:确定药物药物来源可靠。切忌相信来源不明靶向药,更不可轻信以低价、代购为诱饵的水货和假货,生命可贵,开不起人财两失的玩笑。靶向药的副作用要有心理准备。作为药物,固然有一定副作用。相对放化疗,很多靶向药的副作用完全可以耐受,而且只要你对症下药处理副作用,完全不用担心。定期检测肿瘤标志物。肿瘤患者主要检测癌胚抗原项目,该数据的检测可以体现靶向药物的疗效。此外,也需要通过患者自身的感受来判断癌细胞的情况。在这里特别提醒:检测最好在同一家医院进行,特别是肿瘤标志物的检测。二、当靶向药物无效时靶向治疗无效,不管是一直无效还是耐药后无效,都是有一定概率的事件。患者及其家属都应在保持平常心的状态下积极应对,切不可心灰意冷。作用同一靶点的靶向药物不止一种,也有其他不同的治疗方案。当失效时,可从以下方案中得到解决:科学放化疗放化疗是肿瘤治疗的三大常规方法中的两个。不管靶向治疗有没有效,都需要提前把放化疗的准备工作做足。在患者耐受基础上,放化疗是可以为肿瘤的治疗带来积极效果的。但是,这都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在身体能够承受其副作用的前提下的,如果患者根本无法耐受,那么哪怕它是有疗效的也应该放弃。换一种靶向药在做了基因检测确定肿瘤靶点后,若使用的靶向药耐药了,那么可以尝试使用适合该靶点的另一种靶向药。至于选择哪个药,应在主管医生根据患者病情及靶向药耐受情况下制定方案,切不可盲试,否则容易浪费财力还耽误病情。PD-1免疫治疗如果靶向药和放化疗效果不佳,可以尝试进行PD-1免疫治疗,或者与PD-1联合治疗。PD-1免疫抑制剂是当前肿瘤治疗领域中最具前景的研究方向之一,免疫治疗与放化疗和靶向药物不同的是,他不直接绞杀癌细胞,而是选择从激活自体免疫入手,阻断PD-1与PD-L1结合,使T细胞直接对癌细胞进行攻击。这样一来,产生的不良反应相对而言更轻,大部分患者能更好的耐受治疗。PD-1最先于2014年获FDA批准上市用于肿瘤治疗,一经推出,便风靡肿瘤界。迄今已获批用于恶性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胃癌、肝癌、结直肠癌、肾癌、头颈部肿瘤、膀胱癌、霍奇金淋巴瘤、梅克尔细胞癌以及所有MSI-H的实体瘤等肿瘤治疗。中医治疗医师认为,中医可以全程参与癌症的治疗。主张在放、化疗的同时或手术的前后即配合中医药治疗,这样可以尽可能地提高放、化疗的治疗效果,而减轻其毒副作用;减少术後并发症的发生。在教授及其学生的中医治疗下,很多肿瘤患者得到很不错的生活质量和生命长度

手术、化疗、放疗是肿瘤治疗的“三板斧”,可如果想让这三把斧头用得更灵活自如些,少不了中医药的辅助作用。

什么是靶向药物治疗?

面对患者亲人的这个问题,我真的好难回答。肯定吗?可这个药会对肿瘤有多大的抑制作用、它会延续患者多长的生命时间、用它需要多少金钱,或者说白了,使它值不值?否定吗?不能!靶向药代表了目前医学界对癌症最前沿的认知水平和最佳的抵抗办法,否定它,意味着否定了患者的救治希望。所以,这不是一句话可以回答得了的问题。为此,我只得多说两句。先从靶向药是什么说起。靶向药是近些年新兴的一种对癌症的治疗手段。它因具有对癌细胞更准确的点杀力、对人体正常细胞更小的泛杀力而被医学界寄予抗癌的厚望。我们每位经历过化疗的患者都知道,化疗,那是一段极其痛苦的治疗过程,那是生命体能与癌细胞的较力——看谁更禁得起药物的绞杀!很多患者往往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癌细胞尚未剿灭,身体已经不堪。所以,寻找一种只杀癌细胞不伤及正常细胞的救治药物就成为所有医药界人士追寻的目标。再说医学药学科学家的思路。科学家们想到:人体的血管系统、神经系统在生长完成后是相对稳定的,不再增长。谁也不会说哪天胳膊上又多长出一条动脉,腿上又多出一根神经。而凡是需要多长一条血脉、一段神经的,那一定是新生命的出现。那么这新的生命,一个可能是婴儿,一个就是肿瘤。肿瘤的生长确实如此。当数以亿计的癌细胞堆积成一个肿瘤的时候,它就有了扩展的需求。这时,它的血管会像植物的藤蔓一样伸向远处,抓住一个附着物,叮在那里,长大,再造血管伸向远方------科学家想,如果能有一种药物阻断血管的生成,就等于切断了肿瘤发展的通路。还有一种思路就是切断癌细胞发展的信息通道。这就像人类的社区建设一样,一个新社区的建成有赖于水电系统和通讯系统的完备,非此,人员不能入住,社区就不能形成。正是基于这些思考,世界各地的药学家陆续研制出一些靶向药,如,抗淋巴瘤的利妥昔单抗,抗肺癌的吉非替尼、盐酸厄洛替尼,抗乳腺癌、胃癌的曲妥珠单抗,抗肾癌、肝癌的索拉非尼等。这些药或以阻止血管再生见长,或以截断信息传递为目的,总之,它们成为目前杀癌最先进的、最有靶向意义的抗肿瘤药物。三说靶向药的成熟度不同。但是,我们还必须承认这样一点:不能一听使用靶向药,就以为救命。因为,对靶向药的研制还在起步阶段,就目前出现的为数不多的几种药品,它们的成熟度也相差甚远。如果我们把药品的杀癌有效率设定为一百的话,有的靶向药能够达到60%,有的是40%,可也有的能算它达到20%就很不错。它们的确叫靶向药,但是它们的成熟度和有效度也确实不同。(具体哪个更成熟,哪个仅稍强于安慰剂,医生心知肚明,但不一定告诉你,作为患者自己要去体会和学习。)四说每种靶向药都有自己特定的获益人群,它不对所有患者有效。就因为“靶向”二字在化疗界的独特魅力,吸引很多医者与患者的追随。但是,癌友们要切记一点——你的病的诊断分型是不是真的与药品说明书讲的适用范围相匹配,如果是,没问题,值得试,争取试,其结果往往是乐观的,起码会少许乐观。但是,如果你的病不在它的适用范围,我的意见是不必试,因为效果不会好——你不光花了钱,肿瘤还不见得小,你的身体又增加了一次无用的药物体验,这让身体里的癌细胞徒增了它的耐药性,同时又给了它一回激变的刺激,这对未来的治疗不利。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既然都是杀癌的药物为什么不能对所有肿瘤有效?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困惑。直到我读了英国科学家道金斯写的《基因之河》这本书,我才似乎明白了一些。原来,世上万物都是按照各自祖先遗留下来的基因密码来生长和传宗接代的。我们人类也不例外。一旦一个幼小的受精卵子成为了一个新生命载体,它就会按照祖先给与的基因密码踏上“成人”的旅程。这个密码会告诉它什么时间分裂出血管,什么时间分裂出神经,什么时候分为骨骼和肌肉,什么时间变化出手臂和手掌,哪里需要长,哪里需要短,哪一步可变化出毛发,哪一步生长出指甲。基因的密码翔实而缜密,成人的路径复杂而有序,这一切不应出任何的差池。这也意味着,肺与胃不是一个密码,胰腺与胸膜也搭不上边界,即便同属于一个器官,也会因不同的层次和部位而密码略有不同。正因为癌症是基因的病,治疗癌症的靶向药又是利用基因之间相互的差异来聚焦于某一点的,所以,它只能对某个密码有作用。这就如同一把钥匙开一把锁,锁头与钥匙不匹配,钥匙再多也不顶用。这就是为什么靶向药不能对所有患者都有效的道理。就像美罗华,说明书上写着它适应于淋巴瘤B细胞来源的患者,言下之意就是说,药学家早在套细胞、T细胞来源的淋巴瘤患者身上试验过了——不顶用。五说患者要关注靶向药的有效率。几乎所有的靶向药都有这样的说明:它可以提高患者的生存期。但是提高的数字是多少?是半年还是一年,是三年还是五年?我们去问医生,医生大多含糊不答;我们到网上去查,几乎所有的页面都没有这个数字。为什么?因为这个数字常常满足不了患者的期望,真的说出来有时对患者还是个打击。其实,我希望患者能正确看待这一点——医学的进步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旅程,对于那些很棘手的癌症来说,能从原本的中位生存期6个月提高到8个月,那简直就是巨大的历史进步。不要小看这两个月,或许它真的可能给你带来翻盘的机会。问题的关键是这靶向药太贵了。就像吉多美,一盒2.5万,买三赠三,所以患者多被诱惑,一出手就是7.5万,六个星期的量。这个钱对富人不怕,但是对经济拮据的家庭来说真是有点多。毕竟这种药是全自费。我想,如果这药可让患者的生存期延长得多一些也好,我们砸锅卖铁豁出去了,但是,如果知道它的中位生存期只比安慰剂提高了两个月,我们又会做怎样的选择?六说靶向药也有副作用。任何事情都是相对而言,靶向药的“靶向”二字也是相对而言。有些患者对靶向药的承受力好些,副作用小,可有些患者却会很差——呕吐、腹泻、荨麻疹、低血压、骨髓抑制、神经毒性、肝脏毒性、间质性肺炎,等等,摊上哪样也不好受。所以,在使用靶向药时,自己多留个心眼,不要出现不良症状时还一味地认为“这不是靶向药的错”,而是要懂得该舍弃时舍弃。七说使用靶向药也应见好就收。我们患者都想知道,如果我们选择了靶向药,这个昂贵的药物到底能把我们带到哪里——是暂时的缓解?还是彻底的痊愈?我们要使用它一时?还是要一直使下去?说白了,我们就是想知道它能不能救命,我们到底要依靠它多久才是个头儿。应该说,成熟的靶向药在遇到与其相匹配的患者时,它的功效是神奇的,真的救命,几个疗程就结束;但是有些靶向药远没有这种效力,加上患者本身的疾病种类和严重程度,治疗的效果仅能达到部分缓解,或短期缓解。所以,使用药品的时间会一直持续,正像有些药品说明书上介绍的那样,待到药品对癌细胞不起任何作用,待到患者再也耐受不了它的副作用,那就是停药的时候。而这个时候,患者大多失去了翻盘的机会。所以,我常与患者探讨,我们是不是应该充分利用靶向药在初期使用时对癌细胞的攻击作用,一旦感觉耐药马上停止。这样,一可避免药品的毒副作用在身体里的积蓄,二是留给身体一个修养生息的时间,三是节省买药开支。第八是我想对这位河南患者女儿说的话。前来询问的患者女儿告诉我她的母亲是20年的乙肝患者,肝硬化,肝癌晚期。见医生时,医生说已经不能手术,化疗也没有实际意义,仅推荐吉多美靶向药试试。我想,患者的情况与吉多美靶向药的获益人群完全契合——肝癌晚期,没有手术,不曾化疗。所以,医生的建议是积极的,如果家里经济条件尚好可以试试。但是,患者在使用此药后感到整日腹泻副作用不小,并对用药产生畏难情绪。这时,我想说:如果是我,我会停药。因为,我知道:肝癌,特别是由乙肝转来的肝癌的难治程度,我也明白吉多美这个药在治疗上效果有限,我还了解到继续使用该药的前景,所以,当药物的副作用出现时,我们应该意识到,那是生命的风险在逼近。这时,我想跟患者说:我们是不是该转变一下救治的策略?如果开始时的治疗策略是杀灭肿瘤,那么现在,就应该以守为攻。我常劝我们的患者和家属要把治疗的手段想得更宽泛一些:西医不能手术和化疗了,我们能不能试试中医?如嫌中医见效慢,我们能不能同时学学郭林气功?如果说,我们今天不能马上康复,那我们能不能争取明天不死?外力的治疗不能承受了,那我们是不是该调动一下自身的免疫力?我们原来精神压力大、心情不是太好,那么此时我们能不能改变一下心态,让自己快乐起来?总之,先不要让自己受罪,要保存实力,活一天是一天,活一天舒服一天,活一天快乐一天,让我们每天都有资本可以期待明天的到来!

虽然只是辅助,但中医药治疗的内容却十分丰富。由于中医认为肿瘤的形成与郁、淤、热、毒、虚等有关,因此扶持正气、理气活血、健脾益肾、清热解毒、滋阴清热、化痰祛湿、温阳益气等都是常用的治疗方法。但值得提醒的是,治肿瘤,不可能“一方管遍天下”,不同种类的癌症,在用药遣方时也有不同。

什么是靶向药物治疗?所谓靶向治疗,就是在细胞分子水平上,针对已经明确的致肿瘤点的治疗方式,该位点可以是肿瘤细胞内部的一个蛋白分子,也可以是一个基因片段。近年来,随着医学进步和发展,靶向药物治疗取得了重大突破,副作用小,有效率显著提高,中位生存期延长至两年以上,有的患者还可以获得更长的生存。诸多的优点给很多晚期肿瘤患者带来了生存的希望。

拿一些常见的肿瘤来说:

靶向药物起效的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异常基因,也就是我们所谓的靶点。当我们身上发现异常基因的时候,才能针对性的选择靶向药物进行治疗。所以在进行靶向治疗前我们都会进行一个比较全面的基因检测,来测量一下可以针对选择治疗的基因突变。如果有基因突变,那么恭喜你比较幸运,是可以选择靶向药可以吃的;如果没有基因突变,那么可以选择盲试靶向药。

肺癌温阳益气、痰凝毒聚和脏腑阴阳失调。绝大多数肺癌病人会有面色苍白、乏力、倦怠等症状,因此,“温阳益气”之法应贯穿肺癌治疗始终。

什么是靶向药盲试?

常用方为百合固金汤。其中,百合除有益气清心、润肺止咳的作用,因为含有秋水仙碱,还可抑制瘤细胞的分裂,而所含的胡萝卜素、维生素C等也与抑制肿瘤有关;天冬则可养阴生津、镇咳止血。因此使用后常能收到较为明显的效果。同时,肺癌咳嗽痰多、舌红、苔腻,可用防己、人参、紫菀、半夏、浙贝母等配成防己人参汤服用。

靶向药盲试,一般简称盲试。是指肿瘤患者,在不进行基因检测,或检测后没有合适靶点时(即野生型,没有敏感突变),服用靶向药的情况。

乳癌清热解毒,其后则出现气滞血淤的症状,气血郁滞、久则生热,致阴毒旺盛,日子久了便气血虚衰。因此,治疗时主方可酌情减少温阳药物和剂量,增加清热解毒的药物,如蒲公英、半支莲、菊花等。但也决不能单纯清热,否则会事与愿违。如果患者疼得厉害,则可以加乳香、三七粉;如有红肿,则可加草河本、凤尾草等;如果怕冷畏寒、腰腿酸软、舌淡,可用熟地、肉桂研粉、麻黄、生甘草等配成阳和汤加母汤,效果很好。

靶向药盲试有效吗?

肠癌健脾理气,湿热、火毒、淤滞是疾病之标,因此方药应体现出温阳益肾、健脾理气的根本原则,至于清利湿热、清热泻火、清热解毒的方法则应根据症状加减。同时,根据伴随大肠癌出现的各种症状,对证用药。比如便脓血者,可加地榆、槐花;里急后重者可酌加广木香、乌药;便秘者可酌加大黄、桃仁等。

靶向药盲试不一定有效,而且盲试需要1-2个月的时间才能真的看出靶向药是否有效,倘若无效就会耽误大量宝贵的治疗时间,不过也有患者在一开始服用时就感觉症状明显减轻的,鉴于盲试确实不一定有效,所以患者如果有条件的话一定要进行基因检测,不能直接盲试。在患者不能进行手术(或穿刺活检风险大)、化疗、放疗,或这些治疗手段全部都无效后,再进行盲试。

肝癌养阴益气80%以上的肝癌都是中晚期,因此,中医药已成为肝癌的基本治法,可用疏肝健脾、养阴益气、清热解毒、化痰软坚、理气活血等治则,能使大部分病人的病情趋于稳定。基本方为柴胡鳖甲汤,主治肝癌口苦、目眩、咽干、耳鸣。

盲试选择哪些药物?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