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指

 威尼斯人官网     |      2019-11-30 15:21

据芬兰媒体报道,去年5月,芬兰男子杰里·查拉华遭遇车祸失去一根手指。当医生得知杰里曾是一名电脑黑客后,建议他在修复手指时安装了一个看不出来的U盘,杰里欣然同意。虽然这根U盘手指看起来有些怪怪的,但杰里显然非常喜欢,因为他所有的信息都存在手指里。 车祸失手指 杰里的朋友亨利·伯戈斯在博客中透露,杰里是芬兰里希马基市的一位年轻的软件工程师。 去年5月,开着摩托车在路上飞奔的杰里不小心撞上了一头正准备过马路的鹿,他当场从摩托车上飞出。不过幸运的是,杰里大难不死只失去一根手指,只需要医生对其手指进行修复并安装假指即可恢复正常生活。 假手指装U盘 不过,就在医生准备为杰里重建矽胶手指的时候,从跟杰里的聊天中无意中得知他是一名软件工程师,曾当过电脑黑客后,医生向他提出了一个新颖的建议:可以在安装假指时顺便植入一个看不见的U盘,杰里当场欣然答应。于是,杰里的指头变成了一个容量为2GB的U盘。美中不足的是,当十个手指伸出平齐时,怪怪的U盘手指十分与众不同。 可升级换代 虽然不好看,但是杰里显然十分喜欢这个手指,回家后他迫不及待地把这个U盘从无名指上拔下并插上电脑,给这个U盘下载并安装了Billix,CouchDBX以及Ajatus等软件,完毕后他只用轻轻一拔套上无名指就可以了。 如今,杰里不仅可以用这个U盘把数据从手指传输到电脑,而且可以把大脑所想,通过电脑传输到手指。目前,杰里对这个U盘手指提出了更高要求,他说:“我渴望医生能够尽快帮我升级换代,容量要更大,科技含量要更高,还要装上可移动指甲看起来更漂亮!”

近日,清溪一家工厂工人小林在工作的时候,左手食指不慎被机器切断。而在去往医院救治的路上,小林竟然一直将断指含在自己的嘴里。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脚印重重叠叠

断指儿,是个收破烂的。

送医及时患者断指被成功再植医生:保存断指最好是干燥低温

新与旧的

确切地说,应该叫他独指儿,因为他的右手,只剩下中指是完整的一根,看上去孤零零的。旁边的两根指头剩下半截儿,像爬山虎一样绕着中指。

小林告诉记者,这个方法他也是听其他工友说的,以为这样对断指有好处。不过,东华医院手外科主任罗庚表示,“唾液中有一种蛋白分解酶,这对断指是非常有害的”,保存断指最好的办法是隔离开来,周围是干燥低温的环境。

绿蔓绕过扭曲的紧闭的铁门

断指儿说,这两根指头就像这残缺破败的生活一样绕着我。而我就像这中指,坚挺的活着,心里满是FUCK。

断指竟含在嘴里两小时

爬满窗台

断指儿在我童年记忆里,是第一个说出话来,如此具有哲理韵味儿的人。

再过几天,小林就可以出院了。躺在病床上,他的左手食指还被包裹着。断指已经接起来了,观察了这么多天,断指成活得也很好,唯一的不同是,与过去相比,受过伤的食指要短一点点。

插一朵爱人送来的花

而他那时候,才不过20出头。

小林告诉记者,他是广西南宁人,在清溪一家工厂做车床工,每天要开模机。

其他的……

断指儿来我们院子里收破烂儿,总会捎一些草蚱蜢,柳笛儿之类的小玩意,引得我们这群小孩围着他转,俨然一副孩子王儿的模样。

4月27日上午8时不到,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不小心,机器就将他的左手食指切了下来。“流了好多血,一开始不知道痛,后来痛得要命。”小林说。

就从红指甲偷偷长出来

渐渐地,我们也就喜欢上这个手有残疾的年轻人,破烂儿王荣升为“断指大王”。而且,自从搞好了和孩子们的关系后,断指儿的生意也开始好了起来。

发现小林受伤后,工厂老板将他从清溪直接送到了东华医院,到达医院时已经差不多是上午10时。

顺便

每次在楼上听见收破烂的拨浪鼓声,孩子们就探着头看,只要瞥见不是断指儿,就死活不肯家里人把废纸箱,易拉罐扔下去,说是要等着“断指大王”来。更有甚者,哭爹喊娘的拉着腿不让走,家里人也是没辙。当年,我就是那撒泼中的一个。

而从手指被切断,到东华医院的这段时间,断指就一直被小林含在嘴里,“我也是听工友说的,这样可以保存断指。”小林说。

念一封长信

断指儿称破烂时,动作熟稔。

唾液有酶断指受影响

锁上

不大的秤砣往称杆上一挂,单靠那一中指灵巧的一拨,那称杆就跟施了法一样,闷着头就往水平方向赶,到了水平线就在附近徘徊一会儿,最后,耿直耿直的横在那儿。

送到手外科后,接诊的叶医生马上给小林进行了处理,包扎止血,然后安排手术。

留给下一个园中的人

断指儿眯着眼瞅了瞅量绳,眼珠子往左上方一瞄,想了一会儿,便响亮地说道:“七斤六两,八块五毛。”

东华医院手外科主任罗庚说,人的唾液里含有一种蛋白分解酶,断指含在嘴里,蛋白分解酶就会对断面进行分解,这对断指是非常不利的。“不过幸好,送医及时,断指的面也比较平整,我们去除一部分之后,剩下的断指仍然能完好地接回去。”罗庚说。

断指儿边说,边从腰间的挎包里拿出一叠毛票。那毛票看上去,像是经手过上百次,汗渍把劳动人民的脸庞都给晕染地模糊不清了。

断指接上去后,目前成活得也非常好。叶医生说,目前断指的供血也非常好,基本上没问题了,再观察几天,小林就可以出院了,出院之后,这个食指不会影响正常生活。

但断指儿还是整整齐齐得分好类,一块是一块,五毛是五毛,把毛票规整好后,再用橡皮筋捆扎实。

提醒:

断指儿有一阵子,经常借我家的胶水。那个年代,胶水也算是个稀罕物,家里不让外拿。

保存断指应是干燥低温

我就偷偷地揣在怀里,给断指儿。

东华医院手外科主任罗庚表示,每年他们医院手外科都要接诊数量众多的手指受伤的工人,“不过像小林这样竟然把断指含在嘴里几个小时来保存的,我们还是第一次碰到。”罗庚说。

断指儿用胶水把那些缺角的毛票一张张地沾好,他说:“谁不想完完整整地活呀,我不行,就让别人行吧。”

“很多工人不知道手指断裂后如何保存,这对他们的手指再植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罗庚说。

断指儿那沾好毛票的高兴劲儿,就像自己新长出了指节。

上一篇:自行车中的物理 下一篇:没有了